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好劲新闻 >> 婚姻调查

联系我们

More...

186-6428-3647

名称:佛山好劲侦探公司
地址:佛山市南海区桂城锦园路28号东
电话:186-6428-3647
联系:王探长
QQ:

婚姻调查

佛山私家侦探颜值对婚姻爱情重不重要

在Facebook上看见几个好友分享了倍受尊敬的老演员Dustin Hoffman的一个采访。
  
佛山私家侦探,这个采访内容其实很简单。Dustin演电影《Tootsie》里的一个角色,讲的是一个在电影圈郁郁不得志的龙套演员,后来化妆成女人之后,反而成为了某肥皂剧的女主角。Dustin说他对于这个角色很在意,做了很多功课,他招化妆师,既要把自己化成一个女人,又要不着痕迹:就是如果他扮成女人上街,不要有人回头,以为他是drag或者freak(就是那些男扮女装的怪人)。
  
然后他真的经历过化成女人之后,忽然有一天非常感慨,跑回家对老婆说(大致意思):有多少“interesting women”都被男人们忽视了,仅仅因为没有一个漂亮的外壳。大家去派对、酒吧,总是想着搭讪漂亮的姑娘,但是多少美好的姑娘们,就这么被忽视了。
  
每讲到这里,他都几度泪下。(TIP: 点击页面最下方“阅读原文”可观看视频)
  
这段视频被很多姑娘们分享了,可是我觉得分享的人大多没有深刻理解这段采访的意义。就像当时Lana Del Rey唱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的主题曲,里面一句“Will you still love me if I a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”,然后下面很多评论说:现在人都特别肤浅啊,都是看长相啊,这句话问得好啊。
  
这句关于盖茨比的歌词,和Dustin Hoffman的采访一样,都有比这个更加深的含义。
长得漂亮到底重不重要
  
为了议论这个采访,我需要再来讲一件事情。这件事情是关于我大四时对面住的美国女生罗宾的。我当时看了Dustin的采访,就知道罗宾如果看见,铁定分享。结果她果真的分享了。
  
罗宾其实五官不难看,但是特别胖。我们以前出去clubbing,罗宾总是没有男人上来搭讪,于是每次大家回来,酒醉的罗宾都需要我来安慰。
  
有次大半夜凌晨三点,罗宾敲我的门,打开门很受伤地对我说,“Can you tell me that I am pretty?” 我就和她说,你很美,你有橙色的头发、蓝色的眼睛、翘翘的鼻子、白色的肌肤,你很美丽。
  
一次我有个帅哥朋友亚历山大到我家来借住,罗宾看上了亚历山大,把我拉到一边,说亚历山大对她有意思,因为我们之前派对的时候,亚历山大和她搭讪。其实从概率学上来说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,因为派对这种声色场所,大家看见的都是皮囊,你心灵美大家也看不见,所以都只是皮囊搭讪皮囊。
 
但是我挺想帮助罗宾,也就相信她了。于是我说,这样吧,我正在和亚历山大看电影呢,你进来,假装向我借东西,我就邀请你和我们一起看电影,然后看五分钟我就去洗澡,你就继续和亚历山大看电影,乘机发展。她很高兴地答应了,特别开心。
  
我在和亚历山大看电影的时候,罗宾果然敲门进来了。然后杯具就开始了。
  
罗宾由于男性经验很少,加上这次还是要行动的,进门紧张得一句话说不出来,连手都不知道放哪里。大家四目对视了几秒钟之后,只好我先开口,说,罗宾,你是不是要借什么东西?
  
然后满脸通红的罗宾,说,Sure。然后又紧张得不讲话了。
  
我又说,罗宾,你是不是要借我的历史书。
  
然后罗宾说,Sure。然后又紧张得不讲话了。
  
估计这个时候亚历山大已经觉得我们两个女生古怪了。
  
我意识到罗宾现在的词汇,已经因为紧张只会讲类似于sure, yes, no,后来的对话都我主导:你的西班牙历史的论文交了么?我和亚历山大正在看电影,你要不要一起来看?对啊,我们在看XXX,讲的是XX,你不是对这个很感兴趣吗?哦,我要去洗澡了,你们两个继续看啊!
  
然后我就真去洗澡了。我刚刚进澡堂,水刚热,罗宾也进来了,把我的帘子拉开,说:
  "
Alexander passed out."
  
我刚开始以为亚历山大因为什么医疗症状,缺氧晕倒了。后来听罗宾继续讲了以后,我才知道,原来是亚历山大和罗宾看了五分钟电影,亚历山大就说自己要睡觉了,然后就去睡觉不理罗宾了。pass out在这里是倒头就睡的意思。
  
我说你和亚历山大对话得怎么样了,罗宾不想讲。后来撮合罗宾和亚历山大的事情不了了之。亚历山大好像发觉了我的动机,也因此不快。
  
最让我学到东西是这次之后发生的事情。第二天,我和一帮朋友出去吃早茶,也包括罗宾。罗宾谈起昨天的事情,对别人说:
  
"There is this cutie from last night's party, he totally hits on me. He told me I looked familiar, you know?" (昨天派对上有个帅哥,矮油,围着我转。他和说我看上去很眼熟,哝晓得挖?)
  
我听到这个觉得很惊讶。如果说昨天撮合他们之前,是罗宾自作多情,在亚历山大“晕倒”事件之后,就是明显这个男生不感兴趣了。你这时再坚持,就只是自欺欺人了。
  
后来罗宾和我说起那天晚上亚历山大的事情,对我说,never push me sexually to someone(以后不要撮合我和别人两性关系)。
  
我曾经和罗宾建议过要去减肥这件事情。她说如果一个男生没有办法看见她心灵美,那么他是肤浅的,那么自己也不稀罕。她说自己不想去当什么性感女神,什么搔首弄姿的,什么漂亮的blonde,那不是自己。自己是一个有点男孩气的女生,为什么要为了迎合别人的胃口,而丧失了真我。
  
你说你都把真我、灵魂这种重磅炸弹拿出来了,我还是闭嘴吧。
 
我能想象罗宾看见Dustin Hoffman的采访,一定觉得消解了自己弦断有谁听的抑郁,觉得世界上居然有愿意看见心灵美的男子,矮油,高山流水!我只是想提醒罗宾,你真的去看Dustin Hoffman的两任妻子,Anne Byrne和Lisa Hoffman,两位都是大美女。
  
这个也是Dustin Hoffman哭的原因。他哭不是因为他肤浅或者深邃,而是他由于角色换位这个机缘巧合,而忽然感到了皮囊这件事情的无奈。
  
我的确因为Dustin这个采访而更加尊敬他,但是绝对不是因为他肤不肤浅,(在我看来,不是用来分析这个采访的正确的词汇),而是因为Dustin有一个作为优秀演员应该具有的素质:就是真正意义上的Empathy,真正意义上的感受到另外一个不相关的灵魂所能够感受到的事情。(其实也未必是不相关的, Dustin Hoffman 刚出道当演员的时候,就被他阿姨说这不可能,因为他太丑了。而他因为不够英俊,不够高,的确在事业起步时受到了很多的冷落。)
  
并且,他的确具有一个艺术家的性情。在某个瞬间,忽然感到世界的滑稽,而为这种滑稽而神伤。哪怕他已经不再被这种滑稽所困,哪怕他可能从来没有被困过。
  
其实,男人被美女吸引,和女人被帅哥吸引,既不肤浅,也不滑稽。皮囊是大家接触到的第一个媒介。你真心想想,你在生活学习工作中会遇见多少人?这个数字因人而异,但是一定是大到你没有办法去深入了解每一个人。于是自然规律就产生了自己的筛选机制,就是根据自己接触到的第一媒介,去选择深入了解。
  
罗宾她自己可能没有发现,但是如果亚历山大不是帅哥,她真的会这么殷勤么?人对于皮囊美的向往,和小强的存在一样源远流长,像小强一样布满世界,像小强一样与生俱来。你可能会说,这个是动物性。但是我觉得,只有人类可以把皮囊美推向艺术的境界,动物推不到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很多伟大的服装设计师,化妆师,等等。
  
对于皮囊美的向往,也是可以变得深邃的。只是大部分人汲汲于证明自己的道德清高,所以贬毁皮囊美。这个反而是心虚的表现。如果这个向往存在,如果这个美存在,就让其真真实实地存在。
 
还有就是我一直觉得罗宾的理论里有一个漏洞。为什么她就那么确定自己是那个心灵美的人呢?为什么性感女神就没她心灵美呢?我以前遇到一个人,她从来不相信考试要考好这件事情,觉得GPA就是个屁。她觉得是金子总要发光的,总有伯乐能够看见。
  
我觉得这个理论是有漏洞的,因为之所以产生了 GPA 这个东西,就是为了筛选金子方便。的确这个机制不一定是公平的,但是经济学入门课上都会讲,公平和效率是互相牺牲的。你想完全公平,是会牺牲效率的。大公司没有时间彻头彻尾了解每一个申请人,验证他们到底含金量多少,所以依赖于硬件标准比如 GPA 来筛选金子。
  
同样的,你为什么就一定觉得自己心灵美呢?我觉得心灵美这种事情,是要苦心修炼,才可以消除很多人类与生俱来的恶念的。因为长得不好就觉得自己心灵美、个性有趣,才是有点滑稽的。
  
我觉得美这件事情是符合姑娘性情的。姑娘要美,不是为了“迎合男生”,而是哪怕世界毁灭了,周围只剩下灰烬和一堆小强(据说小强在人类毁灭后还是存活的),姑娘还是想要美的,就是美给自己看。甚至看不到,也要感觉很美,要"feel beautiful"。
  
我觉得这一点,巴黎女人做得最好。当时在巴黎住的期间,常常会看见一些姑娘,打扮得很精美,仿佛要见谁一样,然后进一家不错的餐馆,一个人点一个很精致的点心,静静地吃掉,然后一个人离开。
  
我身边的美国朋友常常说,你看,这些女生到底在等谁啊?是不是被stood up(约会爽约)了?我倒是觉得,这是独立意识。你可以说是女权,我倒更加喜欢这种说法:她们在自己给自己一个美丽的心境。她们可以不依赖任何人,不靠男人,不靠镁光灯,不靠鲜花,来给予自己这样一个美丽的心境。
  
我不知道为什么罗宾对于变美要如此抗拒。我觉得她其实只是懒得减肥而已。喜欢在半夜两点吃披萨,讨厌运动,然后又不想把自己说成懒肉一只,于是就说要保持真我了。(其实从某种意义上,她的确是保持真我了,可问题是,她自己都不喜欢这个真我)。
  
还有人可能会和我说,为什么瘦一定是美的?为什么皮肤白一定是美的?为什么眼睛大一定是美的?哈哈,其实我也不觉得皮肤白眼睛大就是美,否则我这黑咚咚的皮肤和丹凤眼咋办呢?并且这个明显就是有很大的文化因素的,比如我黑咚咚的皮肤在国外就很畅销,但是回国就成了煤炭。这个就看自己怎么觉得了吧。但是,我要讨论的不是到底圆脸美、还是方脸美,我要讨论的是接不接受美。
  
写到这里,聪明人应该看出来我对于长得漂亮重不重要的态度了。
  
如果姑娘们还是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的话,我只能说其实只是各自有各自受苦的方式而已。
  
皮囊是power, 但是和任何形式的力量一样,人容易被power造就,也容易被power毁灭,全看自己怎么把握。
  
矮油,苦海无涯,皮囊作舟啊。